我的faceboook

抒发情绪的管道,可以是吃一餐、买破口袋、打烂杯子,我选择了爬格子写文字

Friday, July 30, 2010

✿ 蚂蚁的生命


♪ 蚂蚁的生命♪



忘记了是什么时候,看到这样的画面,随手就把它拍下来了。
我在想,它应该是一只工蚁。大概只有工蚁,才会这么拼命努力的扛着和自己身躯几乎一样大的食物,想把它带回蚁巢里。

我很好奇,很想知道它会扛着食物走多远,想知道最终它会把食物带到哪里去,想知道它的家在哪里。所以,我张大眼睛,紧紧地看着它。看着它叼着找到的食物,慢慢的爬到草地上,艰辛的爬过在它眼前看起来像是庞然大物的小草和枯叶,然后不知所终。



这样的情景,让我回想起一些关于蚂蚁的一些小故事。

到今天为止, 我看过三次蚂蚁集体搬家,三次我都很有耐心的慢慢等他们从我的地盘里搬走,因为我不想就这样让这些生命在我眼前消失。

第一次,我在整理一些旧的录影带,就是那种很多年前,像个长方形盒子一样的录影带。
我一片片的整理着,就在我把其中一卷录影带从盒子里拉出来的时候,在同一个时间,密密麻麻的黑蚂蚁和跟着爬了出来,我看傻了眼。于是,我马上把录影带拿到屋外去,放在地上。就当我那时太过于缺乏基本的知识好了,我一直以为,蚂蚁只会在泥土里筑巢。

第二次,我在整理一些放在文件夹里的资料,我随手翻了翻这一大堆的旧文件夹。没想到,再一次,我又导致了把旧纸张当成巢的蚂蚁,慌慌张张的从这些发黄的纸堆中钻出来,不停的乱闯。

第三次,也是我没预料到的。家里地板上的瓷砖裂开了,形成了一个直径大约一公分的小洞口。既然这个小裂痕没有造成不便,我也从来没有去在意。但是这一天,我发现有黑蚂蚁不断的在小裂痕的附近爬动,于是我找来一张废纸,把纸张弄得细细的,然后去撩一下,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东西。没想到,一大堆黑压压的蚂蚁钻了出来,我又一次逼得蚂蚁要马上离开。

无论是哪一次都好,我的动作对他们来说似乎是一种灾难。我只见数以百计的蚂蚁不停的向外窜,大大小小的蚂蚁,爬得快的先往外爬,它们并没有各自逃命,而是来来回回将它们的食物一点一点地搬走。即使是在这样的时候,蚂蚁也还是懂得什么叫做团结就是力量。

当然,我分不清楚那一些是工蚁,那一些不是,但是我想那些不断在来回搬东西的蚂蚁应该就是工蚁。我看到的工蚁不只是忙着在搬走食物,还忙着用自己的触角移走那些小小颗,呈半透明白色的卵。这些卵,不是几颗,而是一堆一堆,任你怎么数也数不清。可是这些工蚁就是那样的坚持着,不停的来回,然后一颗颗的移走。

那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清楚这些蚂蚁的家庭,是如何运作的。当然,我看到的还有蚁后,那时我也是猜的。但是,很难不发现这只蚁后,在这么一大堆的蚂蚁里,就只有它长得特别大只,也只有它不需要搬动食物或蚂蚁卵,只要负责逃命就好了。

 大约两至三分钟左右的时间,蚂蚁就完完全全的在我面前消失了。我不知道它们搬到哪里去,也没有再去看,因为我还要继续整理我的东西啊。

但是,看过这些蚂蚁搬家后,我在想,这些蚂蚁在遇到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时,到底是怎样在第一时间寻觅到新的地点,而且是那么的有次序的移动,并可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完全全搬走;还是说,它们原本就有几个不同的巢,所以在这里遇到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就可以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就算是在那样危急情况下,那些小小的蚂蚁还是努力的把所有的幼蚁和卵都移走。这些,是人类可以办到的吗?

我在想,蚂蚁是那么小却又那么团结,它们总是在逆境中求生,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对它们来说,都是那么的巨大。它们的生命何其脆弱,你的一根手指头,甚至是你的指甲轻轻一按,都可以轻易地要了它的命。

有机会的话,观察一下蚂蚁搬家的情况。看到蚂蚁时,只要不是偷你的食物吃、不是咬伤你,就不要急着踩死或捏死它,因为你没有理由这么做。  

下次,你就学会了放它们一条生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