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faceboook

抒发情绪的管道,可以是吃一餐、买破口袋、打烂杯子,我选择了爬格子写文字

Monday, November 29, 2010

✿ 沙漠中的蚂蚁

沙漠中的蚂蚁




在蒙古,很多时候我们吃的食物真的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而已。有时候是面包,有时候是干粮,但更多的时候是快熟面。吃了那么多天的韩国快熟面,看到今天的早餐是意大利面,不少人高兴都来不及了。虽然在这里没有什么山珍海味,但是吃起这些简简单单只加了番茄的意大利面,却觉得很有味道。



我们的早餐,都是在蒙古包里煮出来的。有些人煮面、有些人炒面、有些就煮开水。没有准备这些工作的人就当洗碗妹咯。离开了家,什么都要自己来,不要妄想过饭来张口的日子。出门在外当然要分工合作,凡事不要太计较,旅程就会很开心。也许这些经验,你不来这里的话一辈子都可能没有机会去体验,也或许在这样的过程中,我懂得自得其乐,所以就算天天只能吃面和饼干,我都觉得很高兴。

这张,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看到了什么?



从蒙古包看出去,依然是一片旷野。有时候,静静的享受这样的孤单却让人有另一种体会。
过惯了文明世界所带来的一切便利,来到这里的时候,没有让我觉得不方便,反而让我更爱上这里。

也许你会说,因为我是一个过客,只是在体验着的平时我体验不到的事物,让我觉得好奇,新鲜。可是,我觉得人体的构造很奇怪,如果你在强逼自己去接受一样事物,你的身体必然会反抗,就像你逼着自己吃不喜欢的的食物,你一定会把它吐出来。对这里所有的一切,我都没有那种被逼着接受的感觉,所以我想,我是真的很喜欢这里。

荒野里的厕所。



前往下一站住宿的蒙古包时,途经荒野(又是荒野。。在这里,除了荒野还是荒野)。有一家蒙古人在沙漠中摆起了小摊子,我们八卦的下车去看他们在卖什么。

简单的一块木板上,放满了奇奇怪怪的小石子。恕我不懂得欣赏,在我的眼里看来,它们就是长得比较漂亮和怪异一点的石块。有些是很像水晶一样的,有些则是像一个小山洞一样,里面长着凹凸不平、不规则形状的紫色石子,有些呈三角形。反正就是我们不会在城市里看到的那种。

穿着蒙古袍在摆摊的蒙古爸爸,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了会觉得心酸。看着他从衣袖里拿出香烟来抽, 一面抽着烟一面看着远方,落寞的神情仿佛在想着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就好像那里只有他一个人存在。那种沧桑的感觉,看着会令人楸着心。刻苦的生活是可以在脸庞上留下痕迹的。

除了蒙古爸爸和妈妈,蒙古女儿也出来帮忙,这个年龄的她,应该和其他小孩一样,绑着高高的马尾,马尾上别着五颜六色的大花朵,背着书包在校园里和其他小朋友玩,或者在课堂里听老师讲课。每次看照片看到这一部分,就希望她会快乐的,就算没有上课的机会,她还是会快快乐乐的成长。她没有城市里的人所拥有的东西,可是城市里的人也不会有她拥有的那一片天地,这样的她,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Khongor Sand Dunes

一抵达住宿的地方,我就将衣服晒在蒙古包外。十多天没有洗过的衣服,虽然在那样寒冷的天气下是不会发出什么难闻的气味,可是晒一晒杀菌一下也好吧?其实是我自己心里作用啦,晒一晒就当洗过咯,再穿的时候就会觉得比较干净,可是后来我想:搞不好晒在外面,反而沾上了更多沙尘。自相矛盾的人果然就是比较喜欢自寻烦恼啊。。。

这里蒙古包的门都弄得矮矮的,其他蒙古包的门虽然也要弯下腰才进得去,可是这个门就未免也太矮了吧,才145cm左右。连像我这样长得不高的人也还要弯个五六十度才可以进得去。


离开了之前的那个地方,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午餐时间,吃过午餐我们就要去戈壁沙漠啦!我们之中,有个叫 Isac的,是个教师,他大概是看我们每次准备吃的材料都差不多,居然就地取材,走出了蒙古包再回来后手里拿着一把长得和草没两样的东西,就是在外面的沙漠地上摘的,也就是那些羊啊骆驼啊吃的食物啦。

其实那是沙葱,就类似我们吃的葱头,他把它剁碎后,就变成了意大利面的其中一种配料。亏我之前还以为是草叻,果然我不是当教师的材料啊!



吃过东西,当然要洗碗,洗着洗着,被我发现这位大叔叼着烟骑着摩托的样子,实在是威风,就赶紧和其他人一起快手快脚的把脏碟子洗完。拍照对我来说,相对比洗碗更重要啊。桑布说,他是邮差;再追问可不可以纪邮寄明信片,他说现在已经不是邮差了。哎哟,我要被搞晕了。

邮差一家人出门了。


今天的重点之行,是沙漠丘。原本我们是应该骑着骆驼去的,但是之前已经体验过了,多数的人都觉得既闷又慢,所以我们让蒙古司机EGY, PAIRA 和 BATAAR 载我们到沙漠山丘附近的地方,然后我们自己走进去。



远远看见沙漠山丘时,不由自主地感叹着造物者的手工真细腻啊。高高低低的几座山丘向远处蔓延开来,在阳光的照射下,整座山丘看起来平滑得像假的一样。那种感觉很像小时候被逼着画画一样,懒惰的时候就用水彩随便上一上色就好了,细节都不用上色了。单一的色调在蓝天的衬托下反而突出了它本身的色彩。

刚开始时觉得这沙丘并不怎么难走,开开心心的爬了上去。可是当脚一踩在沙里时,才知道什么叫寸步难行。好吧,可能这样说太夸张了一些,不过每走一步,沙就会往后退,连带的鞋就会陷下沙里去。走了一步,就会倒退半步,后来我索性踩在别人走过的脚印上,发现这样走比较不吃力。


走着走着,居然被我发现沙丘上竟然有一只蚂蚁!我真的百思不得其解,这只蚂蚁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我也没有看见有其他的蚂蚁在附近走动。不知道是我眼力太好还是我的运气太好了,这样一只小蚂蚁在比它大千万倍的沙丘上走动,居然也让我碰到了,幸好没有一不小心一脚把它给踩扁了,要是这样它也死得太不值得了吧。

有时我想,在宇宙当中,我们何尝不是像沙漠中的蚂蚁一样,那么渺小那么不堪一击。


不一会儿,有些人已经爬到另一座沙丘上了。小小一个黑点站在另一座山丘的顶上,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他在那座山丘的顶端上,看见了怎么样的风景。我眼前看到的,是原本平滑的沙面,被我们催残着,失去了原来像白纸一样光滑的面貌。

“不用担心啦,等下风一吹,它又会变得很漂亮了” 忘了是谁在我耳边这样说。

是啊,风一吹,我们走过的痕迹也将消失了,又有谁可以在这里留下永恒的脚印呢?



可以做的就是在戈壁沙丘上留下短暂的记号,在沙丘上盖个手印,证明我来过了。
离开的时候,我看见它还在,暗暗窃喜。
心里明白有些事就像过眼云烟,不会是永恒的,也无法强求。
只要曾经拥有过,也许就足够一辈子细细回忆了。

 

Tuesday, November 23, 2010

✿ 梦里寻她

梦里寻她



窗边的小花重新绽放
生命就得以延续
山谷里的小溪啊 不再结冰
灵魂就得以救赎

那个熟悉的人儿是谁
凋零的花瓣来不及滑落
就已经开始消失
古墓里影子渐渐模糊

片片飘落的枯叶 是她掉落的眼泪
雪山上孤独的人默默在等待
千年之前她来过这里
千年以后她忘了回家

心中那把钥匙 锁住了记忆
来不及思念 已经失去

熟悉的歌声让人悲伤
唱着童谣的是雪山上的那个人
千年之前她来过这里
千年以后她忘了回家

让歌声引你跨过时空 泪当作雨滴
无名的人儿会来到这个地方

千年之前。。。
千年以后。。。
尘埃就这样落定

。。。。。。。。。。。。。。。。。。。。。。。。

Monday, November 22, 2010

✿ mongolia trip fall off of a horse

 蒙古第五天:被马抛下来了!


早晨的空气,总是特别的好。。清清凉凉的,让人觉得身心舒适。
这个早晨实在是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一早起来享受一下这里美好的景色,看看远处的山脉延绵不断,朦朦胧胧的很像一幅画,心情就特别好啊。。。 今天真是令人期待的一天,我们将要到Ice Valley ( Yolyn Am) 去骑可爱的蒙古马和骆驼,体验一下野外漫步的滋味。



来到蒙古时,W.Khuan 开始数起我们在蒙古到底遇到了多少次狗,后来索性叫它们旺财,由旺财A开始数起,这只小黑已经不知道是旺财第几了。



可怜的小黑,被套着绳索绑在柱子旁一整个晚上了,不知道它会不会冷?不知道它是不是一直那样被绑着,还是因为我们的到来,它才被绑起来的。我也没有问,语言不通啊。

小黑看起来很孤单的样子,我拿着相机,走过去和它玩,它也很好玩啊,一直缠着我。它们其实有着很长的毛,而且毛色看起来很好看,很干净的感觉,并且一点也不怕陌生人。我和它玩了好一阵子,后来我走掉的时候,它还拼命的一直想要挣脱绳索,抱着我的脚不放发还出呜呜的可怜叫声,想要我继续陪它玩,可怜的旺财。





还记得昨天晚上,我们和主人家的小孩子玩的时候被她赏了几巴掌,可是今天看到她穿着蒙古袍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忍不住还是继续拍,长大后的她一定是个大美人。样子看起来很乖巧的她,其实好奇心重得很,也很不怕生。我们手里的相机常常就是在拍完她后,变成她的玩具。



我们昨晚睡的是主人家的房子,他们也有蒙古包,不过是给游客睡觉用的。这一次,我们就睡在他们用砖块建成四四方方的房子里,房子也不怎么高,也不怎么阔,不过睡在里面就觉得很舒服。房子里挂着一些他们旅游时的照片,少不了的是蒙古的酒,还有蒙古的乐器马头琴。他们的厨房就建在房子的旁边,也是简简单单的。他们过着返朴归真的生活,看起来很乐于天命,是不是没有太多的要求,生活反而可以过的简单又快乐?



在一切准备就绪后,我们准备启程出发到Ice Valley..这个时候,突然发现人数不齐。其中两个人大概清晨起身后,结伴到附近走走,却迷了路。在这个村落,没有高楼大厦为地标,家家户户也都围起来,木门看起来也一样,更不用说那些小巷了,所以一个不小心走错了,也不足为奇。我们用望远镜看着远方小小的黑点,拼命的挥手,希望他们可以看到我们,赶紧走回来。

后来我们的蒙古司机出来一看,就说我们认错人了,我们还觉得奇怪怎么可能认错呢?我们可是用望远镜看的呢。只见他们对着另一个方向大喊:“YAO WEEEE"。然后对着我们同样看不清楚的小黑点招手。。等远处的人慢慢走近了,我们就觉得:“蒙古人的眼力还真的不赖”,望远镜可以被冷藏了。

                                途中路经一个蒙古包,里面展示一些关于蒙古的点滴。


终于,来到了Ice Valley..




我们上了马后,马夫简单的教导我们要马匹往左时就轻轻的往左拉一拉缰绳,往右的话同样的把缰绳往右边拉。然后,就可以慢慢的走进山谷里去了。


越往里面走,气温就越来越低。这里的沙路弯弯曲曲的,周围都是峭壁,小溪涓涓流过峭壁之间,应该要结冰的小溪没有结成冰。溪水随着山谷的地势向谷里蔓延,尝试喝了溪水,味道很是甘甜。

走到了山谷里,停了下来和拍了拍我的蒙古马。



没想到,走到了山谷里后,居然有个当地人在卖艺术品。在那么寒冷的地方等待游客,生活真的很刻苦。身穿着一贯的蒙古袍、头顶上戴着看起来像牛仔帽的他兜售着用石头雕刻而成的摆设品,有些是马匹、有些是羚羊。售价大约是马币60左右。





在山谷里呆着,时间越久,越觉得寒风实在是刺骨。于是,再次骑上我们的马匹,慢慢的走向原本来的方向。我的马儿不怎么听话,总是停下来。走着走着,我随手将跌落在身后的披巾往前一挥,吓人的事情就发生了。

我的马显然受到了惊吓,开始发出不安的叫声,原本步伐缓慢的它显得不知所措的样子,开始左右摇摆,坐在马背上的我,吓得紧紧地握着马鞍上的手把,马儿开始乱走。跟在后面的蒙古主人和翻译尝试趋前来拉住缰绳,但是这样的举动反而让马匹往反方向跑。

马背上的我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反应,我开始叫嚷,桑布在旁边叫我不要嚷嚷,这样会吓坏马匹。我记得缰绳从我手中脱落了,在马背上随着不安的它摇摇摆摆的,就在它转身时,我也顺势从马背上被抛下来了。跌下来的那一刹那,真的觉得背部疼痛得很,我不敢乱动,心里其实很担心我的单眼相机就这样归天了。

桑布过来帮我整理掉我身上的东西,不过他看起来没什么太大的反应,这也难怪,蒙古人从小就是这样被训练骑马,像我这样被抛下来,对他们来说,大概就像我们走路跌倒一样,跌倒了再爬起来就是了。骑马走在我之后的Dot 和 S.K 看到这一幕,转告走在前面的James。躺在草地上正尝试坐起来的我,看到James 跑步过来,确定我没事后,才一起走出山谷。我的马匹?当然是由桑布来负责了。

林悦远远就大喊:还好么?我说:“很棒的经验”。事实上,我也这么认为的,堕马没有受伤的话,可以当成是一次很棒的经验,不会有人刻意堕马来吸取经验的吧?不过,要是不小心受了伤,就另当别论了。

--------------------------------------------------------------------------------------------------

可爱的骆驼,是我在Ice Velley 里买的。除了骑马外,今天还可以骑骆驼去Flamming Cliff.


这一峰被绑着的,就是我骑的那一峰骆驼。

骑了马后,这一次我们要起骆驼去Flamming CLiff. 但是我实在不明白,其他的骆驼都是自由自在的随意走,偏偏只有我的骆驼被绳索套着。也为了这个原因,它载着我的时候,我特别没有安全感。感觉就是:为什么别的都不见得被绑起来,偏偏就你被套着绳索?是不是你特别调皮?

准备上骆驼的时候,它太高而我太矮,就算它已经俯下身了,还是很高。我那种慢条斯理研究着该怎么上去的动作,对他们蒙古人来说真是一点都不豪迈啊。我们的司机EGY冷不防的从我身后一把就把我提上去了,我吓到的同时还听见他那恶作剧的笑声。

其实,在骆驼的背上,起初我倒还自得其乐。后来就开始担心它会像脱缰的马一样,把我抛下,就算旁边的人一直叫我不要担心,放轻松,可是早上堕马的感觉和情境还历历在目,我还是越想越担心。何况骆驼比蒙古马高很多,我才不想被抛多一次呐。于是走了一段路后,我还是下来了。
浩浩荡荡的一群人。


到了Flamming Cliff,他们说这里有恐龙的化石,我怎么看都看不明白。算了,我又不是考古学家。

不知道要走向何方的一群。


这是在Flamming Cliff 卖纪念品的当地人。我们到了不久,就看到他们,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冒出来,他们并没有和我们一起从蒙古包走到这里啊。他们把背包放下来,就开始从包包里将兜售的物品一样一样拿出来。其中有一副格子棋,小小的蒙古包棋子就收在大蒙古包里。当时我并没有买,回来后只好对着这张照片念念不忘蒙古包棋子。


 走回蒙古包的途中。。看见月亮从地平线上慢慢升上来。我们的脚步都停下来了。
看着月亮一点一点的慢慢露脸,看起来是那么的靠近我们,仿佛触手可及。

生平第一次,看见从地平线上升上来的月亮,感觉真的很奇妙。
也是第一次,不需要抬头仰望头顶上的月亮,而是可以直视眼前皎洁的明月。
幸福,可以就是这样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