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faceboook

抒发情绪的管道,可以是吃一餐、买破口袋、打烂杯子,我选择了爬格子写文字

Monday, November 29, 2010

✿ 沙漠中的蚂蚁

沙漠中的蚂蚁




在蒙古,很多时候我们吃的食物真的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而已。有时候是面包,有时候是干粮,但更多的时候是快熟面。吃了那么多天的韩国快熟面,看到今天的早餐是意大利面,不少人高兴都来不及了。虽然在这里没有什么山珍海味,但是吃起这些简简单单只加了番茄的意大利面,却觉得很有味道。



我们的早餐,都是在蒙古包里煮出来的。有些人煮面、有些人炒面、有些就煮开水。没有准备这些工作的人就当洗碗妹咯。离开了家,什么都要自己来,不要妄想过饭来张口的日子。出门在外当然要分工合作,凡事不要太计较,旅程就会很开心。也许这些经验,你不来这里的话一辈子都可能没有机会去体验,也或许在这样的过程中,我懂得自得其乐,所以就算天天只能吃面和饼干,我都觉得很高兴。

这张,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看到了什么?



从蒙古包看出去,依然是一片旷野。有时候,静静的享受这样的孤单却让人有另一种体会。
过惯了文明世界所带来的一切便利,来到这里的时候,没有让我觉得不方便,反而让我更爱上这里。

也许你会说,因为我是一个过客,只是在体验着的平时我体验不到的事物,让我觉得好奇,新鲜。可是,我觉得人体的构造很奇怪,如果你在强逼自己去接受一样事物,你的身体必然会反抗,就像你逼着自己吃不喜欢的的食物,你一定会把它吐出来。对这里所有的一切,我都没有那种被逼着接受的感觉,所以我想,我是真的很喜欢这里。

荒野里的厕所。



前往下一站住宿的蒙古包时,途经荒野(又是荒野。。在这里,除了荒野还是荒野)。有一家蒙古人在沙漠中摆起了小摊子,我们八卦的下车去看他们在卖什么。

简单的一块木板上,放满了奇奇怪怪的小石子。恕我不懂得欣赏,在我的眼里看来,它们就是长得比较漂亮和怪异一点的石块。有些是很像水晶一样的,有些则是像一个小山洞一样,里面长着凹凸不平、不规则形状的紫色石子,有些呈三角形。反正就是我们不会在城市里看到的那种。

穿着蒙古袍在摆摊的蒙古爸爸,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了会觉得心酸。看着他从衣袖里拿出香烟来抽, 一面抽着烟一面看着远方,落寞的神情仿佛在想着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就好像那里只有他一个人存在。那种沧桑的感觉,看着会令人楸着心。刻苦的生活是可以在脸庞上留下痕迹的。

除了蒙古爸爸和妈妈,蒙古女儿也出来帮忙,这个年龄的她,应该和其他小孩一样,绑着高高的马尾,马尾上别着五颜六色的大花朵,背着书包在校园里和其他小朋友玩,或者在课堂里听老师讲课。每次看照片看到这一部分,就希望她会快乐的,就算没有上课的机会,她还是会快快乐乐的成长。她没有城市里的人所拥有的东西,可是城市里的人也不会有她拥有的那一片天地,这样的她,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Khongor Sand Dunes

一抵达住宿的地方,我就将衣服晒在蒙古包外。十多天没有洗过的衣服,虽然在那样寒冷的天气下是不会发出什么难闻的气味,可是晒一晒杀菌一下也好吧?其实是我自己心里作用啦,晒一晒就当洗过咯,再穿的时候就会觉得比较干净,可是后来我想:搞不好晒在外面,反而沾上了更多沙尘。自相矛盾的人果然就是比较喜欢自寻烦恼啊。。。

这里蒙古包的门都弄得矮矮的,其他蒙古包的门虽然也要弯下腰才进得去,可是这个门就未免也太矮了吧,才145cm左右。连像我这样长得不高的人也还要弯个五六十度才可以进得去。


离开了之前的那个地方,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午餐时间,吃过午餐我们就要去戈壁沙漠啦!我们之中,有个叫 Isac的,是个教师,他大概是看我们每次准备吃的材料都差不多,居然就地取材,走出了蒙古包再回来后手里拿着一把长得和草没两样的东西,就是在外面的沙漠地上摘的,也就是那些羊啊骆驼啊吃的食物啦。

其实那是沙葱,就类似我们吃的葱头,他把它剁碎后,就变成了意大利面的其中一种配料。亏我之前还以为是草叻,果然我不是当教师的材料啊!



吃过东西,当然要洗碗,洗着洗着,被我发现这位大叔叼着烟骑着摩托的样子,实在是威风,就赶紧和其他人一起快手快脚的把脏碟子洗完。拍照对我来说,相对比洗碗更重要啊。桑布说,他是邮差;再追问可不可以纪邮寄明信片,他说现在已经不是邮差了。哎哟,我要被搞晕了。

邮差一家人出门了。


今天的重点之行,是沙漠丘。原本我们是应该骑着骆驼去的,但是之前已经体验过了,多数的人都觉得既闷又慢,所以我们让蒙古司机EGY, PAIRA 和 BATAAR 载我们到沙漠山丘附近的地方,然后我们自己走进去。



远远看见沙漠山丘时,不由自主地感叹着造物者的手工真细腻啊。高高低低的几座山丘向远处蔓延开来,在阳光的照射下,整座山丘看起来平滑得像假的一样。那种感觉很像小时候被逼着画画一样,懒惰的时候就用水彩随便上一上色就好了,细节都不用上色了。单一的色调在蓝天的衬托下反而突出了它本身的色彩。

刚开始时觉得这沙丘并不怎么难走,开开心心的爬了上去。可是当脚一踩在沙里时,才知道什么叫寸步难行。好吧,可能这样说太夸张了一些,不过每走一步,沙就会往后退,连带的鞋就会陷下沙里去。走了一步,就会倒退半步,后来我索性踩在别人走过的脚印上,发现这样走比较不吃力。


走着走着,居然被我发现沙丘上竟然有一只蚂蚁!我真的百思不得其解,这只蚂蚁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我也没有看见有其他的蚂蚁在附近走动。不知道是我眼力太好还是我的运气太好了,这样一只小蚂蚁在比它大千万倍的沙丘上走动,居然也让我碰到了,幸好没有一不小心一脚把它给踩扁了,要是这样它也死得太不值得了吧。

有时我想,在宇宙当中,我们何尝不是像沙漠中的蚂蚁一样,那么渺小那么不堪一击。


不一会儿,有些人已经爬到另一座沙丘上了。小小一个黑点站在另一座山丘的顶上,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他在那座山丘的顶端上,看见了怎么样的风景。我眼前看到的,是原本平滑的沙面,被我们催残着,失去了原来像白纸一样光滑的面貌。

“不用担心啦,等下风一吹,它又会变得很漂亮了” 忘了是谁在我耳边这样说。

是啊,风一吹,我们走过的痕迹也将消失了,又有谁可以在这里留下永恒的脚印呢?



可以做的就是在戈壁沙丘上留下短暂的记号,在沙丘上盖个手印,证明我来过了。
离开的时候,我看见它还在,暗暗窃喜。
心里明白有些事就像过眼云烟,不会是永恒的,也无法强求。
只要曾经拥有过,也许就足够一辈子细细回忆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