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faceboook

抒发情绪的管道,可以是吃一餐、买破口袋、打烂杯子,我选择了爬格子写文字

Tuesday, October 19, 2010

✿ 敖包初相遇


  敖包初相遇


“我们即将抵乌兰巴托。乌兰巴托的地面温度是摄氏1度”。机上的广播传来机长的声音。

摄氏一度,这就是乌兰巴托迎接我们到来的温度。 有些人大概没有预料到抵达时的温度会如此低,身上穿的只是薄薄的一件衬衫。很多人一下了机,就以小跑步跑进室内避寒。


抵达市区,分配好房间,换了蒙古币之后,就是各自活动的时间。我还记得,换了蒙古币从银行出来后,其他人都不见了,我只好呆呆的站在银行大门前,像失物待领一样等待人家来领我走。。。哈哈。

在乌兰巴托闲逛的时候,看见了第一个蒙古敖包 (OBO )。它看起来就像是小时候我们在沙滩玩堆城堡一样,用小石头堆一堆,一个蒙古敖包就出现了。

由大大小小不同形状的石子堆砌而成的敖包上插有不同颜色的神幡,如果你想要按照蒙古族看见敖包的习俗,可以捡起石子,顺时针绕转敖包三圈,许个愿,再将手中的石块放在敖包上。在蒙古,祭敖包为其中一项非常重要的祭祀仪式,不过,我无缘参与。


看过了敖包,随行的友人看着寂寞星球和地图,讨论了一会儿,就继续往前走。走着走着来到了一个小村,午后的阳光斜斜的照射在沙路上两旁的屋子 ,当地人都很悠闲的在这条沙路上慢慢行走,或者就坐在沙路的一旁,静静地,仿佛在思考些什么。偶尔有汽车经过时,扬起的沙尘迎面而来,我们都急急的或用手,或用围巾来遮挡这令人呛鼻的尘埃。


甘丹寺大殿 Gandantegchinlin khiid


走了一段路后,来到了甘丹寺。在这里,有很大群的鸽子在走来走去,等待着路过的人们买一些瓜子之类的食物来喂它们,一点都不怕生。也许这样,间接照就了另一门的生意,给生活刻苦的蒙古人,一丝活下去的生机。



其实只要你的动作不大,你可以很近距离的观看和拍摄这些鸽子。只是小时候的我,常常被警告不许靠鸽子太近,担心它们拍动翅膀时会导致幼小的羽毛被吸进鼻内而生病。所以我在经过这些鸽子群时,几乎是憋着呼吸,快步走过的。





乌兰巴托的另一面,看看在这里在讨生活的一群人。蒙古包在这里,变成了他们卖东西的地方。一间一间的蒙古包,小小的,里面却卖着各式各样的货品。就像马来西亚的Pasar Pagi (早市)一样。当然,除了在蒙古包内做买卖,也有一些在路边摆卖食品的当地人。他们有些卖着水果,有些则卖着当地的香烟等等小物品。

夜幕来临时,吃过了晚餐,我们五个人随着在乌兰巴托工作五年的Lucas来到了当地一家名为MB的酒吧。酒吧内的灯光不算太暗,气氛也还不错。我们选了其中一个靠近窗口的位子,今晚的乌兰巴托,有点冷,冷风不时从窗缝中灌进来。不过,由于在室内,所以还不至于太冷。他们都点了当地的啤酒,唯独我,还是点了蓝色的鸡尾酒。看着酒杯的装饰品被弄成了羊角,我突然觉得,这里很可爱。 


后来 Lucas 为我们结了帐,确定我们认得回酒店的路,才回家。

2 comments:

  1. Are you going to blog day by day? :)

    ReplyDelete
  2. Dorothy,I ll see if I remember all ..and I am gonna to check your album for recall..hhehe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