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faceboook

抒发情绪的管道,可以是吃一餐、买破口袋、打烂杯子,我选择了爬格子写文字

Thursday, June 24, 2010

✿ 那一年

那一年,是一个没有多少烦恼的年龄。那一年的我们,都太年轻,年轻得不知道什么是未来,却一直在嚷嚷,我的未来在那里。我们是快乐的,一直都是。

如果你没有出现,我不知道什么是羞涩,我们都太年轻,年轻得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却一直在寻找:我的爱情在那里。我们是天真的,一直都是。

多少年以后,我们各分东西,不知道现在的生活是不是以前憧憬的未来,然而,我们无法再回头。 我们一直在寻找当初的未来,却不知道,它到底在哪里。

我们不再见面,也没有见面的理由,我们遇到了所谓的爱情,不晓得它是不是我们当初的承诺,可是,它依稀有着你的影子。

下午,又下雨了。坐在电脑前,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我莫名的伤感起来。

不久前逛街时带回来的粉掌在我书桌上绽放着自由的味道。 它有十二片叶子,正好一打,我每天都在数,怎么都是一样啊。我期盼着它成长,盼望着它开花,可是它就只是默默维持着同一个样子。

算了吧,有些事,总是不能够勉强的。

风呼呼的作响,雨沙沙下着,不时还会有小水滴溅到我桌上。我懒得去理,反正一会儿就干了。我在乎的是,下雨过后, 我看得见彩虹吗?好久好久都没看过彩虹了,我不知道是它消失了,还是我不在意了?

算了吧,有时候,总是不能太执著的。

雨渐渐的停了下来,楼上住户的风铃正叮叮的响着,与风雨声正好编奏了一曲自然的交响乐。那是独一无二的,你不可能要求大自然随时唱起动听的乐曲。

不知道该不该再继续下去,雨,已经停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